怀猫

一个破烂写手,正在向大佬前进!
【这个号有危险】
这个@怀猫 和@怀猫 都是我,我会把《千年魔道》在另一个号上面发,这个号是在电脑上创的,还有一个是在平板上弄的……

军训开学暂退


24号军训开学,我爸查手机,现在要删老福特


我会回来的,等9月


9月等我!


千年魔道·烈魂 1


千年魔道·烈魂 1




http://qingge248.lofter.com/post/309f66f1_1c63d63d0


共赏






我……算了,不说了,写篇文当赔罪吧,说好了发《千年魔道》的,结果因为不知道啥的原因登不上那个号,拖了那么多天。


这么多事,我明白了,话不能乱说,对不起大家『鞠躬』

感谢所有关注我的小可爱,关注我这个效率不高质量一般的小透明『鞠躬』,最近是真的懒了。


背景设定有点奇怪,题目也奇怪


————


今年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飘落,像断了翅的白蝶也似折了翼的天使。大雪持续飞扬了一个时辰,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转停,别扭的任阳光撒落在它精心完成的白娟上,点上璀璨的金芒。



江澄昨晚忙了一晚,天刚破晓才堪堪歇下,此时浑身酸痛神色疲倦,在床榻之间辗转,意识昏沉却无丝毫睡意。



江家大管事江临在门外头等了许久,迟迟不见江澄出来,皱了皱眉,轻声道:“宗主?宗主?”见屋里头没人应急的要命但却不敢随意乱闯宗主卧房,千回百转间,江临突然想到一个人。


可那人远在千里之外,短时间内肯定到不了,眉间皱的能夹死只苍蝇,连忙向蓝曦臣传音转身便也不顾什么“不能随意乱闯宗主卧房”的规矩了。


“宗主?……宗、宗主?!”


……


江澄头昏脑涨彻底晕过去之前就听见江临的那声惊恐万分的叫声,“宗主?!”


啧,杀猪似的。——这是江澄最后的想法。



似是过了四季轮回,春秋交替,经过了三年或是十载,总之,江澄觉得他像是睡了很久很久,久到沧海变桑田那样悠远,也觉得自己只睡了一会儿,短到昙花一现的瞬间。


“晚吟?……晚吟?”轻柔的嗓音飘荡在耳畔,久久挥绕不去。江澄感觉到了春天的盈盈生机,嫩芽抽长。


江澄说过,蓝曦臣的声音很好听。像冬天破土而出的绿色,散发着、充满着生命力,也像夜色深处那抹莹莹柔亮,温柔的又似情人间的迷醉呢喃。



“晚吟?醒来好吗?看看涣吧。”晚吟,你说过的,涣的要求,只要不过分,你都会尽力去实现的,涣不要别的,只要你醒来……



当接到江临传音时,蓝曦臣正在和叔父、忘机商谈族内明年的事物。他想到是,趁最近忘机与无羡回蓝家之时,把近三年的族内规划大致和忘机说一下,然后,他便去江家,好好陪着他的心尖尖。蓝忘机和魏无羡在外边也浪了好几年了,这次回蓝家,听了兄长这番安排,即便有些不愿,但也还是答应了下来,总归是落叶归根,浮萍回水,蓝忘机到底是蓝家人,身上流着的是蓝家的血,名字也落的是蓝家的族谱,再者,蓝家族谱他的名字旁边,跟着的,是魏无羡的名字。



在外漂泊的游子思乡之情浓不浓蓝忘机不知道,但他的虽然浓,可也没那么想回家,这次归家少说也是有六成耐不住魏无羡的好一番撒泼打滚卖萌装可怜,上辈子,魏无羡总归是要顾及着些家教问题,撒泼打滚也是收敛了的,总归不能让别人瞧见说自己没家教,但这会,撒娇对象就蓝忘机一个人,所以自然是怎么浪怎么来,怎么娇软怎么来,饶是蓝忘机真的是一千年冰块,也耐不住这么一俊美男子的撒娇卖萌,更不用说这人还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上放了几十年的宝贝了。



蓝曦臣一收到传音,那张俊美温柔的脸就霎时白了下来,本来皮肤就白,但是是那种上好瓷器般得柔白,可这会,白的就像几百年没见光的那种死灰白,脸色也吓人得狠——反正蓝家叔父、蓝二公子都没见过那整天嘴角噙笑眉眼弯弯的人这幅模样。



江澄足足躺了五天有余,期间魏无羡来过几次,但次次都见江澄这幅闭着眼白着脸活像躺棺材一样的模样,这给魏无羡惊着狠了,思索再三,不管蓝忘机神色不舍内心不愿,拿了几件衣服就当全部家当的来了云梦莲花坞里久居了。



来的路上,魏无羡拐了一位在云梦与姑苏都颇有盛名的老大夫来。因云梦与姑苏是临界的,二者中间有一双不管的灰色地带,里头有一小镇,因为与云梦、姑苏特有的地形地势的优势,小镇子发展的很好,有几条主要的大街道,云梦、姑苏的商人们交易运货交货,来往走动,给这几条街带来了巨大的人流量,这老大夫,最为出名。



“大夫,为何晚吟迟迟不醒?”蓝曦臣坐在床沿,垂眸轻声向一旁的老大夫问。他自己也懂药理,治病救人也不是没做过,但是,面对江澄,他觉得自己就像个什么也不会的毛头小子般得只会捣乱,他也明白是自己的心理问题,他试过压制这番感情好专注替江澄找出晕倒的原因,但是,最终也是徒劳无功还适得其反。



在老大夫的左侧后方,魏无羡也是一脸急样,不住的来回踱步。


“这,”老大夫给江澄号脉,皱眉问道:“江宗主此前,可受过什么特别严重的伤?”





————————





虽然我懒,但是我的文是百分百原创的,还有,虽然这么久不发文了但是并不代表我没看老福特。这年头,还有东西搞抄袭,关键是,抄都不会抄,连修饰一下都不会,原原本本的放上去,我都不知道该说你真厉害还是该夸你蠢了。至于那个被封号的还嚷嚷着要回来的,我劝你,别了吧,你以为你是灰太狼呢?回来了还有红太狼爱?


(*´◐∀◐`*)玛德制杖,支持原创。


好了,感谢大家看完了我的这场用“肺”说话的表演。


我要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电脑登不上老福特???!!!

我的文啊!!!!!!!来个人吧!!!!请告诉我为什么!!!前天、昨天、今天!都他妈的登不上!!!!!!!

……………………

“你想做什么?”

“我想死。”

“呵,你想的到美!”

『我也想死啊啊啊啊!!!!!』

【这段好虐,我的风师娘娘!我的青玄大可爱!嘤QAQ!】

絮絮叨叨

大致看一下叭。

《五界历史论坛体》这个坑暂停,因为我越写到后面灵感越少,还没我刚开坑的时候脑洞一半多。

我这人写文有个坏毛病——现写现买,概不退款,有点子也不记,写的时候啥也想不到,脑子一片空。

所以坑拖了很久,久到陌生,每次想继续写下去,可是点进去脑子就一片浆糊,毛都没写出来一个,所以每次写了一点点又给删了。

我打算找个时间把《五界历史论坛体》从头看到尾,梳理一下。之前发了一篇《宝贝》一共两章,完结了,番外随机掉落。

最近在填一个坑,老早答应好的《千年魔道》,本来想到的时候故事情节不是这样的,但是我在写手稿的时候越往下写越写不下去,本来的故事情节都是围绕羡羡一个人展开的,除了羡羡,其他的都是原创人物,澄妹妹他们也有,但是状态是沉睡的。越写越糟糕,所以就打算撕掉,好久之后又有个点子,我起的名字是《阅诸神》,但是又想到《千年魔道》,索性把两个人合在一起,又有原本的故事又有新故事。嘿嘿😁,希望喜欢。

名字还是老名字。

《千年魔道》是在电脑上码字的,不是这个号,但是我会在这个号发链接。联更?噗哈哈😂

偶尔日更,但不多。

好了,这么久了,我回来更文啦!虽然不四日更但四各位小可爱不能忘了窝啊!😘😘😘


《千年魔道》序章:http://qingmeng267.lofter.com/post/20294f36_1c6029e93

《千年魔道》第一章:http://qingge248.lofter.com/post/309f66f1_1c61ab294

《假宝贝》:半次元作者矜瑾    R     评论区链接

江澄   蓝曦臣


重要!通知!

崩溃…………┭┮﹏┭┮

在电脑上我不知道按到了什么,导致我又有了一个号,也是怀猫    @怀猫

在平板上也有了一个号,也是怀猫    @怀猫

我会把《千年魔道》在电脑上的号发……

《千年魔道》是合集,我看看把平板上的号的名字改一下,省得自己脑子混乱……








@微微一笑🍀

宝贝 2


我真的……最近瓶颈期,快烦死我了!(⇀‸↼‶)

平常脑洞挺多,现在啥都没有……

一直在疯狂的看小说和同人文,还有《千年魔道》的事,本来想用姑姑家的电脑登的,但是给我姑姑看老福特这个的时候她说等不了,要什么qq之类的,她把QQ等等等等一系列的东西给删的只剩下爱奇艺和酷狗音乐了,哦,还有一两个没删,但好像对我这个没有丝毫作用。

然后就想着回家拿家里电脑登嘛,结果回家一看,电脑给我爸拆了!ヾ(Ő∀Ő)ノ!

……

我不就是想搞个合集嘛,咋这么难呢?!

好了,不说了,绞尽脑汁度过瓶颈期!Ծ‸ Ծ

给文文点个小心心再走呗~❤

真的,是小甜饼,相信我!( ー̀vー́ )

@微微一笑🍀
————————

等江澄离开后,病房里,魏无羡、蓝忘机二人之间的气氛格外沉默。

魏无羡“哼”了声,把自己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蓝忘机坐在病床前,在一旁的小桌上拿过之前江澄带来的苹果,静静的削。

魏无羡在被子里等了那么久都不见蓝忘机有什么动作,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不上来什么心理,反正心里就是泛委屈。心嗦嗦的疼。他不是个软弱的人,可眼泪花就是不争气的跑出来。

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娇弱,但这似乎于事无补。

蓝忘机当然也不是那么好受。他本不是个性子多活络的人,话不多人又寡淡,当初和魏无羡告白、决定在一起的时候估计也耗费了他大半辈子的勇气。


第一次遇见魏无羡的时候还是高三那会儿,天气晴朗,阳光正好。

“嘿!同学,我和阿澄是从临中转来的,不认路,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少年笑容朗朗,满眼风光。

一下子,他那沉寂了十多年的心湖就被那人激得水波粼粼,久不能平。

“直走,先坐后右拐。”

他从未遇见这么热情的人,晃了眼也慌了神。

他身后还跟了一个人,二人关系很好,勾肩搭背打打闹闹。都说二个人若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身上多多少少会有另一个人的影子。

果然如此。

同是少年郎,烦恼忧愁不知晓。

一笑恩怨了,携手共进红尘消。

“额,谢了同学!”两人勾肩搭背地走了段路,他突然回身冲他挥手告别。


苹果削好了,现实也要面对了。

“魏……魏婴,”开了口,后面似乎不难了,“被子捂着不通气,露下脸吧。”蓝忘机手抓着医院特色纯白被子的一个小角,轻轻地扯。

魏无羡不应。

“魏婴,我……对不起。”

魏无羡掀开被子坐起,看着他,“你不用道歉,因为一旦说了对不起,就代表一定有所亏欠。你没错,是我错了。”眼泪花还在转,眼睛有些红,说话间还带着鼻音。

蓝忘机上前,轻轻环住他,小心的避开他受伤的手,“你没错。是我。”


从小,蓝忘机的世界观几乎都保持在“要听长辈的话”、“要雅正端方”、“要自律”、“要优秀”等等等等一系列的框架里,和魏无羡在一起,大概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违背家里从小给他灌输的思想。

坦白那天,倾盆大雨,背后戒鞭,诉说情意。

他只是不会说,并不代表不会做。

或许我并不擅长口头表达,但我会以实际行动表明。

“你可知错?!”

“知。”

“可会悔过?!”

“否。”

他从未觉得,遇见魏无羡并与其相爱是一件需要悔过的事。

蓝家家训说的是“命定之人”,并未规定男女性别,也从来没有提到过不支持同性,加上自己侄子那倔强的性子,对此,蓝启仁也只能是扶额叹息、甩袖而去。

这算是默认了这一荒唐事。


“……呜呜……”魏无羡忍了很久,只是一看到心上人,就突然忍不住了。“蓝湛……我那时候……呜怕极了你会不要我……”一边哭一边说,一些句子都被说的模糊不清。

泣不成声比嚎啕大哭更加悲伤。

蓝忘机轻拍他背,安慰他。

这世界上从来都没有“感同身受”,针不扎在你心上,你永远不知道那有多痛。


那天是他虞姨和江叔的忌日,也是江澄、江厌离亲生父母的忌日。中间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他相信,是因为他,虞紫鸢和江枫眠才会……

哪怕后来江澄知道他的想法后,把他打了一顿骂了一番“这TM关你什么事!”但是,这样的认知还是在他心底留了痕。

那天和江澄还有厌离去祭拜完后,心里一直有什么东西堵着,本想着去找蓝忘机,两个人,即便什么都不做,但就是待在一起,也会比一个人好过点。

可那天去找他,只得到一句“我还要做学术报告,晚上回去晚了,饭不用留了。”

旁边,还有个女学生,拿着几本研究书,笑得灿烂。

“嗯,我,知道了。……,再、再见。”他只得呆愣的应他。

转身而去,以为会有挽留声,结果只是我的幻想。

晚上他没有回来。

人生有两种境界,一种是痛而不言,另一种是笑而不语。

显然,这会,他是前者。

第二天浑浑噩噩的。

他的身体,一年四季,一到晚上,就会发冷,那件事,永远忘不了。

双人床,可另一半是冷的。

走在街上,没一会儿,慌乱的尖叫声传来,他的身体下意识的跑过去护住孩子,自己却被车子撞的手臂骨折。

魏无羡一直觉得,江澄是不是在他身上安了监控,不然为什么他这一出事一睁眼,见着的,就是他了。

但不是他。

“魏无羡!你这英雄病是不是又犯了!”江澄怒气冲冲的对魏无羡大吼。

看阿澄这样子,应该是不知道昨天的事的。算了,也别烦他了。

“哎呀哎呀~好啦好啦~这不是没事嘛~放一百个心吧~”魏无羡躺在病床上,用没打石膏的手向江澄挥了挥。

魏无羡吸了吸鼻子,止了哭,但还是抓着蓝忘机的衣服不让人离开。

“蓝湛。”

“嗯,我在。”

“蓝湛。”

“嗯,我在。”

“……”

 

——你是我一生的至宝。


——————

你们也是我的小宝贝儿~

宝贝



我……咳咳咳,发个小甜饼,我发了文哈~


#忘羡、曦澄√

#现代小甜饼√


——




“魏无羡!你这英雄病是不是又犯了!”江澄怒气冲冲地冲魏无羡大吼。


“哎呀哎呀~好啦好啦~这不是没事嘛~安啦安啦,放一百个心吧~”魏无羡躺在病床上,用没打石膏的手向江澄挥了挥。


“行了哈!你注意着点!把手放下!”江澄想帮魏无羡把手收拾好,可又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手劲儿重了,又伤着了。


无奈之下,只好向蓝忘机打了个电话。


“喂?蓝忘机?”


“嗯,有事?”


“你现在在……哎!魏无羡!你别乱动啊!”


今天又是澄妹妹暴躁的一天呀~


“魏婴,怎么了吗?”蓝忘机拿着手机的手紧了紧,指尖有点用力的泛白。


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哪怕是动了那么一点点,都会牵动着四肢百骸,疼的不行。


“江澄!别说……!魏无羡!你先放手,你这样总归要有一个人照顾你,何况他是你男朋友,照顾你天经地义,凭什么不让他知道?哦,你做了好人好事受了伤,他还在外边逍遥快活?”电话里,江澄和魏无羡的话清晰的传入蓝忘机的耳中。


本就白皙的脸色更白了。


“我马上来,在哪里?”


“XXX医院。”


“好。……,谢谢。”谢谢你告诉我魏婴的动向。


“……,嗯,行。挂了。”江澄愣了愣,随即说道。


两人最近在闹脾气,蓝忘机怕回家魏无羡看到他就气,于是就待在了公司,这也是为什么羡羡住院而蓝忘机不在身边了。


“江澄,你——!”魏无羡心中狂捶桌,啊啊啊啊!我还在和二哥哥闹脾气的好伐!才一天不到就……!QAQ委屈巴巴!


“干什么,哼╭(╯^╰)╮,今天曦臣约了我去玩,才不要和一个伤患在这里浪费时间~”江澄坐在床边说。


羡羡:“……。”可以出去玩了不起哦!秀恩爱了不起哦!……现在这样好像真的了不起QAQ!羡羡委屈!二哥哥都哄不好的那种!亲亲都没用!


虽然嘴上嫌弃魏无羡嫌弃的要命,但是还是等到了蓝忘机来拉着人交代了近半个钟头这才一步三回头一样离开了。


羡羡:QAQ!澄澄别走!(尔康手/(ㄒoㄒ)/~~)


澄澄:ㅍ_ㅍ  实力冷漠·jpg


五界历史论坛体【24】崩溃的处置 2

———以下是崩溃的处置 1 的第二张的内容,有一半是1里截屏截到的,有小可爱说第二张看不清,我码一下。 @墨音(晚上看到我请叫我滚去睡觉)

“……两个联盟会才会在一起商讨。”

“我们之前在论坛上看到一个‘联合会’,这是……?”聂怀桑摇着他的宝贝扇子,问道。

子晋想了会,回道:“‘联合会’的一些事在论坛上网友们也说了,它是不被国家联盟局承认的,是一个私办的政府部门。掌权的,就是我们那边的三大氏族。”

“分别是端木氏族、陈氏族、秋氏族。”

——老壳疼,过了这么久不写文了,我大纲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顾大帅小声和身边的小甜甜咬耳朵:“那个陈氏族,我记得之前在论坛上有人提到过,那个陈则替死鬼。”(详情见论坛体【14】)

小甜甜捏捏顾大帅的小白手:“子熹,记别的男人的名字记的很熟嘛~”

“……,那个,我饿了,想吃那个桃花酥。”顾大帅默了会,端的是一派世家公子的风度。

长庚笑:“好吧。”

子晋扫了一眼,和端木言对视,无语死了。欺负单身啊摔!有道侣了不起哦!秀恩爱很开心哦!

忘羡夫夫魏无羡一如既往的不要脸不要腰,在那使劲儿撩拨蓝忘机,亏得是蓝忘机定力好,任君东西南北疯,我自巍然不动。

花怜夫夫秉承着糖不要钱的想法,一个劲儿的撒糖!甜的人直掉牙啊摔!那么腻就问你们牙甜不甜!甜不甜!踹了这盆黄金狗粮啊摔!

冰秋夫夫啊~冰妹别说了,对着沈老师傅就是一顿嘤嘤嘤冲击波过去,令人捉急的是沈老师傅的等级还没修炼到百分百的抵挡嘤嘤嘤冲击波,所以……,结果可想而知,被嘤嘤嘤冲击波攻击的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诶诶诶?!等等等等!那个蓝漂亮额不是,蓝大宗主,不是,你为啥咋一直“骚扰”江大宗主??!!没看见江大宗主那嫌弃的表情吗?好吧,您没看见。不是,卧槽啊!!江大宗主!您可不能动摇啊啊啊!不能被蓝大狐狸那单纯温油的外表欺骗啊摔!

——

好吧,我知道这章水了(||๐_๐),这章就是给你们吃长顾忘羡花怜冰秋的狗粮的~

还有,有谁知道那个合集咋的弄啊摔QAQ

@微微一笑🍀